罗杰杜彼超级腕表系列RDDBEX1119腕表

一面现代,一面传统 专访罗杰杜彼全球产品策略总监Gregory Bruttin

2024年05月20日 12:07 来源:腕表之家 类型:原创
    [腕表之家 人物专访]Roger Dubuis罗杰杜彼,是目前瑞士主流品牌中,极其少见能兼得传统制工艺与新锐设计的高级制表品牌。它的作品在足够现代炫酷的外观之下,还能从传统工艺出发,融汇包含日内瓦印记在内诸多顶级制表工艺。前不久的日内瓦钟表与奇迹上,罗杰杜彼也继续它的高级制表探索之旅,推出了数款超卓非凡的陀飞轮腕表,同时也以一座制表圣殿,展示了出品牌建立至今所有极具代表性的陀飞轮作品。

    也在表展期间,腕表之家受邀前往了品牌位于日内瓦城郊的制表工厂参观,下面就先来与各位分享一下这趟参观之旅中的所见所闻。

图片源自网络

    制表大师罗杰杜彼在1995年创立了同名品牌。也自品牌创立以来,就一直秉承着在精湛制表技艺和前卫设计之间寻得绝佳平衡的制表理念。

    为此品牌于2001年创立工厂,也很巧妙的融合了传统工艺与现代尖端制表技术,在这个拥有独特的玻璃幕墙设计的建筑中,它保留了日内瓦传统制表工坊的模式,同时又是一个集各项尖端装备的高科技现代工厂,就像今年的苍穹之眼新作一样,一面现代,一面传统,但不妨碍它双面精彩。

    刚走进罗杰杜彼表厂,就能发现不少有意思的细节设计,比如在表厂门口特意将罗杰杜彼有特色的壳型,像是Sympathie的尖角表壳都被印制在了门口处的地砖上,也包括入口处罗杰杜彼先生的画像都带有强烈的现代艺术风格,还有合作伙伴兰博基尼也无处不在。

    表厂参观开始,我们率先接触的也是罗杰杜彼最新锐,拥有最前沿科技的那一面。在罗杰杜彼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品牌的材料储藏间,RD所使用的材质在这一应俱全。一直以来我们会跟表友们强调的是,罗杰杜彼是个材质领域高手,这点我们都直接可以从品牌官网目前在售款式中,就剩1块常规材质钢表了,其他全是创新材质跟贵金属就能看出。

    王者竞速系列,经常会使用合作伙伴兰博基尼的同款C-SMC碳纤维材质打造,从而赋予腕表跑车赛车般的极致轻量化。

    罗杰杜彼也会将材质的美感,永远都排在第一位,比如钛金属,罗杰杜彼会选择级别更高的五级钛,以拉丝跟抛光组合修饰来拉升腕表质感,如今这也成为了RD的主流材质选用。还有以白色MCF矿物复合纤维来举例,这种品牌自主研发,以二氧化硅也就是石英为主要原料制作的创新材质,要比起陶瓷、碳纤维表壳都要轻,便于佩戴,同时该材质也极富美感,此前也被称作是腕表领域最白的白色壳体,去年的Monovortex™罗杰杜彼也为其首度采用的红色效果呈现。

    并且罗杰杜彼对于创新材质的应用,并不止步于表壳,像罗杰杜彼会对加工难度较高的五级钛机芯部件,依旧按照日内瓦印记标准去进行修饰打磨,包括对于碳纤维机芯的处理,RD也是首批打造镂空碳纤维机芯的品牌之一,RD专门邀请日内瓦印记的人来工厂,一同探讨如何提高碳纤维等创新材质的美学价值,这还都是比较老生常谈的。

工作人员展示CCMTM钴铬钼合金棒料

    而像CCMTM钴铬钼合金,作为航空航天医疗器械等高精尖领域同款合金材质,跟不锈钢比,罗杰杜彼强调了它优点,轻,同时耐磨性与耐腐蚀性也极为出色。如今的罗杰杜彼会将其跟钛金属进行组合来打造陀飞轮。

    在工厂内罗杰杜彼也展示了如何通过价格高昂的高科技机床,对腕表机芯零部件进行加工处理。像机芯的夹板、齿轮、轴系都由数控机床制作,上图也展示黄铜零部件经加工先铣出了镂空造型,后再从黄铜底板中剥离。

    但罗杰杜彼也特意说明了,一个机芯零件,比如齿轮加工看似容易,大家可能认为不就扔机器里铣吗,但从选择棒料到车铣成型后,还得再经工匠细致加工,这实际上就需要花费一个月甚至是数月的时间。

工作人员展示魔音三问所使用的CCMTM钴铬钼合金材质音簧

    值得一提的是,罗杰杜彼表厂是少数能完成独立自主研发并生产的表厂,也就是说RD可以做到自产腕表任意零件,这件事原来还会经常听它们在2003年就成功实现了自产摆轮及游丝,那到现在能够自产游丝的腕表品牌也没多少,不过也出于保密原因RD并未向我们展示生产游丝的环节。

    随着参观的不断深入,我们也见识到了罗杰杜彼最传统的那一面,也就是时至今日RD依旧秉承制表界最严格的品质标志——日内瓦印记认证来制作机芯。现如今能坚持日内瓦印记的腕表品牌,也就不超过一只手,毕竟单单一枚机芯要符合印记,最终能在机芯上打上“鹰与钥匙”的小徽章,考验工艺的同时也需要付出大量时间。罗杰杜彼制表师就需要花费350至720小时的工作时间去打造一枚日内瓦印记机芯,比起常规机芯大概额外多花费30%—40%的工时,而在瑞士每年生产的2千万枚时计当中,也仅有2万4千枚能够获得此高品质认证。

机芯零部件加工前后对比

齿轮抛光工作台

    同样日内瓦印记表其实也存在“高低”。与一些产量高并向工业化发展的印记表对比,能看到RD因为很多款式并不批量化生产,主打限量,真正稀有且仅限少数人才能拥有的模式,RD就拥有更多的时间在细枝末节上展现制表艺术。

制表师对齿轮轴用黄杨木轮进行打磨处理

制表师为机芯夹板做鱼鳞纹打磨

    遵循日内瓦印记所有钢制零件的边缘必须削角、打磨、抛光使其如镜面般光亮的要求,在工作车间里制表师会对零件一一进行手工加工,包括也会有专门的制表师对手工打磨完的零件,放显微镜下反复检查,直至各处细节确认光滑完美,才能让零件进入到下一步组装工序。

    但要说最吸引人的,看的最过瘾的日内瓦印记制作工序,必然是制表师对凯尔特十字陀飞轮笼架,使用最传统8字纯手工镜面抛光打磨处理,这也正是RD最具代表性的机芯装饰工艺。

左:陀飞轮笼架手工修饰前后对比

右:制表师检查陀飞轮笼架

    事实上,根据2012年6月实施的《日内瓦印记新标准》,在原有的12条机芯规定的基础上,还添加了腕表装配相关规定,即在新规定之外加入了表款外观与精准度的对比。也为了更好地兼顾设计美学与内在性能,RD就重新整合了其机芯生产线,将单一复杂功能按照流水线方式进行分类组装,唯有陀飞轮腕表是特例,仍然是由专门的制表师一人一表来制作。

    那位为什么就陀飞轮腕表这么特殊?罗杰杜彼也为什么如此钟情于陀飞轮腕表?去年采访罗杰杜彼现任全球产品策略总监Gregory Bruttin,他已经给出了答案,在罗杰杜彼看来陀飞轮有三点无可替代。

    首先是陀飞轮作为RD的复杂功能基石,也就是理论基础,可以帮助他们更好地理解钟表本身的意义,追求精准。

    其次是罗杰杜彼认为陀飞轮腕表是最具有想象力的产品,对比其他复杂功能,可以留出更多的设计空间,罗杰杜彼就可以让机芯容纳更多机械装置,跟其他复杂功能做组合。

    第三点则是罗杰杜彼秉承“一切技艺为美而生”的制表理念,陀飞轮在设计上,就可以帮助RD进一步实现镂空与机芯功能性,美学与技术之间的平衡。

罗杰杜彼全球产品策略总监Gregory Bruttin

    而今年WWG表展,罗杰杜彼也是将致敬陀飞轮作为主题,带来了四款陀飞轮最新作,腕表之家也于表展再一次采访到了Gregory Bruttin,与他一同聊了聊新作,也针对机芯设计上的回归传统风格,以及腕表领域当下流行趋势做了一次深入探讨。那下面就先请他为我们对这些陀飞轮最新作品做个简单介绍。

王者系列单飞行陀飞轮钛合金腕表 

Gregory Bruttin:今年对于我们来说,突出陀飞轮的发展脉络是非常重要的,你可以看到我们四款新作,都与罗杰杜彼是如何看待陀飞轮这项大复杂功能的本质息息相关。让我们先从王者系列单飞行陀飞轮钛合金腕表开始,因为这款新作在设计上,我认为我们打造出了陀飞轮腕表的现代性。它的现代感,既来自于盘面整体设计,也来自于材质选择,钛金属。这种创新材质对于罗杰杜彼来说是一个完美选择,它既能提供轻盈佩戴感,让腕表在手腕上非常舒适,也拥有极强的抗腐蚀等性能表现。

同样机芯的材质选择也十分现代化,我们的钛金属应用不止于表壳,它也应用在了机芯内部,罗杰杜彼标志性的凯尔特十字架陀飞轮框架材质,会采用钛合金,结合CCMTM钴铬钼合金制作,两者结合搭配得以让陀飞轮框架的重量得以减轻,以提升动能传输。

我们也为了让钛金属,符合罗杰杜彼对于美学上的追求,在整表修饰上做出了一番努力,表壳上的哑光拉丝和抛光修饰交替,只为实物效果可以带来强烈的视觉对比。所以这款新作有内到外,无论材质还是性能,就是一款极其现代化的陀飞轮腕表,并且这表总重只有100克,我们从不希望说罗杰杜彼的腕表,只是放在保险柜里面收藏,我们更希望你可以每天佩戴,它明显满足了这一需求。

圆桌骑士系列十二生肖腕表第三代

罗杰杜彼Roger Dubuis第十代圆桌骑士

在今年开年之际,罗杰杜彼以中国文化中的生肖龙为灵感,打造了全新王者系列单飞行陀飞轮龙年限量腕表,我认为这就是一款真正的龙表。设计永远是罗杰杜彼的重中之重,所以我们从龙的形象与镂空设计开始着手,如果你了解罗杰杜彼你会知道,我们一直在不同文化的创意上想去做一些新的探索,比如在圆桌骑士系列中,我们就拥有两种文化作品呈现,西方的骑士与东方的生肖。

但在全新龙表上,我们认为在设计中加入一些更强烈元素很重要,以罗杰杜彼对于中国元素的熟悉与不断研究,就不只是想把龙表做的像其他品牌一样非常具象,在表盘上雕刻出特传统特皇家形象的龙,虽然我们完全有能力做到,但罗杰杜彼更喜欢挑战自己、突破界限,所以才用了一个有现代艺术美感,也有传统书法的飘逸风范的龙形象,以向中国龙年致敬。这是罗杰杜彼对于美学和创意上不断去做新尝试的一枚展现性作品,最终它能吸引到喜欢中国传统文化的消费群体,也能吸引喜欢现代新锐制表的钟表爱好者。

而这款王者系列双飞行陀飞轮旭日东方腕表,使用了腕表市场中非常受欢迎的彩虹圈,实际上各色宝石都是大自然埋藏在地底下的馈赠,但我们也并不想只是做一个很简单很常规彩虹圈,因为它的日出主题有着重要意义,我们以此致敬罗杰杜比先生他早年求学经历,他每天需要坐一个多小时的火车跨越日内瓦去上学,他天天所见的日出美景,就像他对腕表业的一份初心一样,在许多年以后依然留在他的心中。

因此,在选择宝石的时候我们又倾注了一些对色调的创造性跟艺术性在里面,像现在市面上大多数品牌会选择的全天然蓝宝石去做彩虹圈,但你会发现如果要呈现类似于太阳的红色,彩色天然蓝宝石足够透亮,但它没有那么浓郁,这没法满足我们的设计需求,所以我们选择了石榴石跟橙色锰铝榴石,这些半宝石跟天然蓝宝石混用,只为让这款寄托了我们情感连接的作品,能通过宝石色彩真实来还原日出美景。

最后一款也是我们今年最重要的作品,全新的王者系列中置陀飞轮苍穹之眼腕表。曾经罗杰杜彼先生为我们品牌做介绍时,他说过遵循传统尤为重要,但很多人看到苍穹之眼的第一反应,我相信都会觉得这又是一款非常现代作品,甚至是觉得它极具未来感,毕竟它的镂空表盘富有摩登建筑般的视觉美感,也很时尚,同时上手又很舒适。但随着你翻过来欣赏的表背时,你会惊喜地发现,它延续了许多让人心喜的传统元素,我们就从罗杰杜彼先生第一代自产机芯中获得启发,以19种不同装饰工艺打造了这枚传统高级制表样式的机芯,也以此展示了罗杰杜彼在现代与传统中相互依存的两面性。

    其实今年的新品我个人最喜欢的也就是这款中置陀飞轮,罗杰杜彼就将这种特殊陀飞轮设计,从圆桌骑士是延续到了王者系列上。不过以往一提起中置陀飞轮,往往会伴随一个难题,这也是很多腕表品牌没法将中置陀没办法做普及的原因,就是机芯中央被陀飞轮占据,那么如何处理指针的空间?包括罗杰杜彼还给中置陀飞轮腕表,都设计了一套独特的功能选择按钮,它的作用是什么?我们也请Gregory为我们解答了这一问题。

Gregory Bruttin:以围绕中置陀飞轮机芯做同心圆的设计来说,其实表冠的位置会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表冠决定了机芯布局的上链系统和调校系统位置,像常规表冠,上层是调节时间的系统,下层则是上链机制,在这其中也就决定了时针和分针如何去排布。

为此,我们利用了整个机芯的空间,在立体与平面,深层与浅层之间做不同的设想操作后,选择了一种制表行业目前还没有其他品牌能做到的创举,用于上弦和设定时间的结构,都被我们放在了机芯底部,同时以专利机制也就是功能选择按钮,方便自如的切换上链跟调时,也为机芯释放了大量设计空间,而在陀飞轮笼架旁设计一套双圆盘系统,它通过滚珠轴承,可以带动时分针运转。

不过你可能与圆桌骑士中置陀飞轮做对比后,会发现两款腕表在盘面上存在相似之处,确实得益于前作的成功,我们并不需要在苍穹之眼上做什么突破了,但也依旧让它做了全面升级,苍穹之眼的机芯其实有90%到95%的机芯排布和设计是完全不一样的,这才成就了中置陀飞轮的进化。

王者竞速系列Revuelto飞返计时码表,日内瓦印记刻在双发条盒中央

王者系列霓虹Spin-Stone™腕表 

    提起罗杰杜彼,腕表之家也经常会跟大家聊的是,我们一致认为罗杰杜彼一直在做的是重新定义日内瓦印记,以一些颠覆炫酷的创新设计融合传统制表技艺,但就像Gregory Bruttin上面所说,全新中置陀,这款苍穹之眼的机芯打磨修饰,它变得更偏向于传统风格,又找回了罗杰杜彼本人当年的制表风格,那种传统日内瓦印记表的感觉了,我们也很好奇是什么让罗杰杜彼做出了这样的改变?

Gregory Bruttin:罗杰杜比首先对日内瓦印记有着无比的执着与传承,但我们过去几年可能花了比较多的时间,在外观设计上跟大家传达罗杰杜彼拥有着出色的当代摩登设计,或者说是具现代感的新锐风格,而并没有花太多的心思告诉大家我们是一个顶级制表品牌。

而作为顶级制表品牌的内在展示,其实日内瓦印记就是一个绝佳的证明,它本身就是高级制表行业对于最高水准制表工艺的认证,所以这就是我们想用一枚作品也就是苍穹之眼,做些改变的原因。它在正面保留了罗杰杜彼桀骜的当代风格,而背面机芯的整体设计上,也是向罗杰杜彼先生早期做的怀表设计致敬,通过机芯可以看到的独立夹板,大量的手工尖角痕迹,还有珍珠圆纹、日内瓦波纹和蜗形纹等19种不同打磨工艺,来告诉大家日内瓦印记,就是罗杰杜彼在顶级制表行业的立身之本。

我们也想通过这款在机芯设计上回归传统的新作告诉大家,到底什么是日内瓦印记?我们如何在日内瓦的制表工厂里花费了大量功夫与心思,去打磨一款日内瓦印记认证标准下的机芯?也直接通过作品来说话,用如此特别设计的机芯,这款炫技之作,让钟表爱好者们了解罗杰杜彼究竟拥有怎样的顶级制表工艺水准。

左:RD08机芯,罗杰杜彼首款三问陀飞轮机芯,2005
右:RD06机芯,罗杰杜彼首款计时陀飞轮机芯,2007

    罗杰杜彼的制表实力,让它对于几乎所有复杂功能都能成熟应用,如三问、万年历、追针计时等等,但毫无疑问的是罗杰杜彼更偏爱陀飞轮功能。对品牌创始人罗杰杜彼先生而言,陀飞轮是制表业的圣杯,也是他自己创立品牌后便一直追求的复杂功能。如今的罗杰杜彼的陀飞轮就涵盖了单陀飞轮、双陀陀飞轮以及中置陀飞轮,以及去年推出的锥形单涡轮陀飞轮,还改变了常规陀飞轮的运转模式。

王者系列双飞行陀飞轮腕表

    那么到底目前哪种陀飞轮腕表的制作,会让罗杰杜彼认为是更具挑战性的?Gregory Bruttin倒是直接回答,以罗杰杜彼目前制表实力来看,陀飞轮腕表比较具有挑战性的难点,都已经不在于陀飞轮本身了。

“超级腕表”系列魔音三问

Gregory Bruttin:其实在我们看来陀飞轮的创意设计可以分为两个方面,第一个就是叠加,比如怎样改变单个陀飞轮的位置,让单陀变为双陀,那对于不少品牌来说,做双陀飞轮本身就是一件比较难的事情,可以算作比较具挑战性跟突破性的机芯制作,但我们自2003年罗杰杜彼先生开发出品牌首款单飞行陀飞轮腕表不久后,双陀飞轮就也成为了品牌标志性设计,所以单陀、双陀在今天来看更像是我们的标准,不过如今罗杰杜彼也仍在挑战为陀飞轮叠加其他复杂功能而努力。

 超级腕表系列Monovortex™锥形单涡轮陀飞轮双追针计时码表腕表

而另外一个方面,就是如何将罗杰杜彼未曾涉及过的陀飞轮设计带入品牌,但这仅仅是更具有突破性,并不意味着让我们觉得有挑战性了,学习全新的事物需要更多的时间,做研发跟进行测试也是,我们要从头开始建立一切,就像你刚才提到的Monovortex锥形单涡轮陀飞轮,它就很具突破性,对比我们开发中置陀飞轮是花费了3到4年时间,而将单陀飞轮以360°锥形轨迹旋转,就需要花费7到8年甚至是更长的时间,其中还要反复做测试,以确保它的功能性和稳定性。

    临近采访结束,我们也向Gregory Bruttin先生提问了两个关于腕表流行趋势的问题,在目前腕表市场来看,回归小表径也在刮起一个风潮,像40、41毫米表径是时下腕表尺寸的主流,38、36毫米新表也是越出越多,我们也经常看网站表友留言,认为罗杰杜彼在尺寸上还是以大表尺寸为主,自己驾驭不太了,希望能有更精巧适中尺寸的腕表推出。

Gregory Bruttin:首先我们并不一定指望会成为主流,而且罗杰杜彼还是认为希望通过比较大的表壳尺寸,用大表盘来呈现更多的高复杂功能,或者是有更多的空间,去容纳更多的设计创意,当然不同的尺寸我们也在考量,也注意到了用户的声音,像你刚刚提到40或者38,它确实适合不同手腕或者不同客户需求的,我们在未来的三年里面会逐步的有一些更偏向于精巧尺寸的作品出现,但我们也不会放弃做一些大尺寸,富有视觉表现力的作品,去表达我们想要的设计。

    其实罗杰杜彼还是在腕表设计上,自始至终都有自己的坚持,也在我问到对于未来腕表流行趋势有什么看法的时候,Gregory还提到了罗杰杜彼并不想随波逐流,而是想成为腕表流行趋势的引领者。

Gregory Bruttin:在今年新品上回归高级制表工艺,我们认为这本身就是一种潮流,这也是罗杰杜彼对未来制表业的愿景。多年来我们一直被称之为镂空大师跟陀飞轮大师,但在过去,罗杰杜彼是在跟其他制表大师做竞争,而在未来,整个制表业的竞争,都将体现在高级制表工艺上,我们也有理由继续保持下去。

因为罗杰杜彼在整个高级制表领域中就是独一无二的,我们会以一种富有表现力的方式去竞争。就像我刚才所说,罗杰杜彼并不想成为主流品牌,我们喜欢做的事是打破制表业的规则,为腕表领域带来一些与众不同的东西,那么如今我们已经回归制表传统工艺,之后也会慢慢重现罗杰杜彼最早掌握的四大复杂功能,同时也会在保持传统上寻找创新的突破点,将它们做最现代感的诠释。

    与Gregory Bruttin的交流,也让我们进一步了解今年的新作,以及罗杰杜彼在创作风格上的改变。此前腕表之家也对几款陀飞轮腕表都做了详细的文章与视频介绍,如果大家有兴趣,可以搜索观看。

为本文评分

文章中涉及到的4款产品

42 23

我来写评论

我来写评论
提交评论

最新评论

每天只睡23h
每天只睡23h

就不应该停产老王者,单独拿出来当正装系列改改也比现在好,玩家系列等都很棒,现在简直了🤡,风格单一,叫好不叫座,价格定的太高了

2024-05-20
11 00
下载APP
关注微信
分享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