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爵PIAGET POLO 系列G0A49150腕表

两毫米的极限到底有多大?

2024年04月10日 06:19 来源:腕表之家 类型:原创 作者:张大陆

      [腕表之家 2024日内瓦展“钟表与奇迹”]四月的瑞士,万物新生,牧场、山谷、城市道路上开始热闹起来。处于瑞士最西部的城市日内瓦此时更加忙碌,因为2024年“钟表与奇迹”日内瓦高级钟表展正在这里举行。这是腕表行业每年都不可忽视的一场盛事,全球钟表媒体和腕表爱好者集中于此,众多瑞士腕表品牌在这里发布本年度最重要的全新作品。

(仙子坡,以及早期和现在的伯爵表厂外观)

      与世隔绝的地理位置和相对纯净的自然环境孕育出一批制表匠人。150年前,位于日内瓦附近的仙子坡,年轻制表师乔治-爱德华·伯爵扎根于此,致力于机芯的研制。而后,在这里设立制表工坊、创立了PIAGET伯爵。

      从1874年到2024年,伯爵迎来了150周年。150年的时间,伯爵积累了许多称号:超薄制表大师、金工世家、制表兼珠宝大师,“风格搭配顾问”......今年,为致敬和献礼品牌150周年,伯爵的新品力度和重要程度,可想而知。

Altiplano至臻超薄系列Ultimate Concept陀飞轮腕表
2毫米的极限有多大?

      伯爵在成为一个品牌之前,首先是一个机芯制造商,乔治-爱德华·伯爵大部分时间都在幕后悄悄钻研制作瑞士最强大的机芯。1957年,当时的伯爵制表工坊推出9P手动上链机芯,厚度2毫米,成为当时世界上最薄的手动机芯。1960年,伯爵又推出了12P机芯,厚度2.3毫米,又成为当时世界上最薄的自动机芯。

(上:伯爵9P超薄手动上链机械机芯)
(下:伯爵12P超薄自动上链机芯)

      两枚超薄机芯的诞生,在整个腕表市场掀起了革命。也让伯爵被公认为超薄制表大师。超薄制表,也成为公认的伯爵标志。其中在2018年横空出世的Altiplano至臻超薄系列Ultimate Concept腕表(以下简称AUC腕表),更是打出高级制表在超薄领域突破极限的第一枪。

      关于AUC腕表的故事,你可能听过不少次:伯爵经过六年的研究和测试,2018年,伯爵正式推出AUC腕表。2020年,AUC腕表拿下高级制表界的至高荣誉——日内瓦高级钟表大赏(GPHG)“金手指”腕表大奖,并开始量产发售。之后的几年,AUC腕表每一年都会在重要节点推出新品,致敬品牌制表历史。

(全新Altiplano至臻超薄系列Ultimate Concept陀飞轮腕表150周年纪念版)

      2024年,AUC腕表以一件全新的、突破性的作品献礼品牌150周年——Altiplano至臻超薄系列Ultimate Concept陀飞轮腕表150周年纪念版(以下简称AUC陀飞轮腕表)。

(感受2毫米的腕表厚度 犹如一枚硬币)

      全新AUC陀飞轮腕表使用钴合金表壳(表壳经过蓝色PVD镀层处理),直径41.5毫米,厚度2毫米。如果从数据上看,新款似乎没有太多变化。但是请注意,之前的厚度是2毫米,现在加入陀飞轮之后依然是2毫米,这就很有意思了——腕表上多加了部件,却仍然保持原来的厚度。据说伯爵在尝试了70多个版本的陀飞轮框架、15个版本的锚式摆陀,和30个版本的表壳外框之后,才最终确认下来全新AUC陀飞轮腕表的构造。

       那么,加入陀飞轮后,腕表如何保持2毫米厚度?

      伯爵将蓝宝石水晶玻璃镜片的厚度进行缩减,正面厚度减少到0.20毫米,背面厚度减少至0.16毫米。

      但我们知道,AUC腕表为了实现超薄设计,将表壳和机芯融为一体,表底盖就是机芯主夹板。因此保持超薄设计的重点,其实在于机芯。

(腕表搭载全新970P-UC陀飞轮超薄机芯,陀飞轮装置位于10点位)

      伯爵早在超薄陀飞轮机芯领域有所研究,例如670P超薄陀飞轮机芯,使用浮动式结构,陀飞轮所需空间高度只有1.49毫米。其实在全新AUC陀飞轮腕表上直接采用670P也未尝不可,机芯尺寸只会超出百分之几毫米,但伯爵显然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因此对陀飞轮机芯进行了完全的重新设计——使用了全新970P-UC陀飞轮超薄机芯。

970P-UC陀飞轮正面

      670P的做法是,取消了陀飞轮框架的上桥板,只固定在下方,减少空间的同时,营造一种“悬浮感”。而全新970P-UC的做法是,通过环绕四周的桥板进行固定。陀飞轮框架边缘和摆轮都使用滚珠轴承支撑,实现更加纤薄的构造。同时取消了传统的摆夹板、避震器,四轮等部件,更加节省空间。970P-UC的陀飞轮框架使用钛金属,其余部件使用精钢材质。

      所有这些改变,不仅大大降低陀飞轮机芯的厚度,也让机芯造型和传统陀飞轮差别很大。从某种意义上说,970P-UC超薄陀飞轮机芯在各方面都颠覆了传统。

970P-UC陀飞轮背面

   在腕表背面,陀飞轮下方镌刻了一行字,表达出伯爵对制表的决定和态度:“TOUJOURS FAIRE MIEUX QUE NÉCESSAIRE(永远比要求的做得更好)”——这也是伯爵自创立以来所秉承的格言。

      加上陀飞轮后,机芯的能量消耗更高,但970P-UC机芯的动力储存依然可以保持在40小时左右。一大原因在于伯爵稍微增加了主发条的厚度,以提供所需的额外能量。

      全新AUC陀飞轮的布局延续前作,小时和分钟显示盘略微偏离表盘中心。但时分盘的造型和打磨都经过了重新设计:由三个等宽的环形组成。并增加了分钟刻度圈,由金色圆点装饰。时分盘经过环形拉丝处理,与颗粒质感的夹板形成对比。

      腕表整体以蓝色为主,呼应伯爵的品牌色。金色的加入,则突出优雅和豪华属性。

      对于Altiplano至臻超薄系列Ultimate Concept腕表来说,“超薄”并非唯一目的,在薄的基础上实现艺术性和美感才是。

      1957年,在9P机芯问世的同时,伯爵还做出另一个重要的决定:仅采贵金属材质制作腕表。其中,黄金更是成为伯爵的核心元素。在献礼150周年的隆重队伍中,金表当然不能缺席。

Polo系列腕表
初代Polo美学 重出江湖

(PIAGET伯爵Polo 79腕表)

      作为伯爵首款运动腕表系列,Polo系列以重磅新品Polo 79腕表致敬品牌150周年。“79”指得是Polo腕表诞生的年份1979年。全新Polo 79腕表的最大亮点,是复刻了伯爵第一代Polo腕表美学,醒目的圆模雕刻装饰再次回归到整只腕表上。

      此外,全新Polo 79腕表从表壳到表链,全部使用18K黄金打造。如今看金表,大家都习以为常,但是在Polo腕表诞生的年代,金表绝对是稀罕物件。

(上世纪70年代伯爵第一代Polo腕表广告)

(PIAGET伯爵Polo 79腕表)

      1970年代豪华运动表盛行,但几乎所有表款使用的都是精钢材质,伯爵Polo腕表则是当时罕见地将腕表通体全部使用、且只采用贵金属打造的豪华运动表。因此,Polo 79腕表完全回归金质,一方面是对历史表款的致敬,另一方面也让现在的消费者得以有机会拥有一块“最地道”的现代Polo腕表。

      而且不只是Polo腕表,当时伯爵所有的腕表全部都是金表。以至于当时品牌的广告语都是“伯爵的时间仅能用黄金来度量”。

      Polo 79腕表延续表壳表链一体化设计,表壳直径38毫米,尺寸大于初代Polo腕表。这也是对当下腕表市场需求的考虑。腕表上的圆模雕刻装饰一宽一窄,分别以抛光处理和缎面打磨,交替排列,形成极强的豪华感和辨识度。

      此外,这些圆模雕刻装饰并非一次成型,而是先做好表头(表头上已经有横纹的局部),之后,再将打磨好的黄金链节一个一个的组装在相应位置。

(PIAGET伯爵Polo 79搭载伯爵自制1200P1超薄自动上链机芯)

      虽然Polo 79腕表在造型上还原初代Polo美学,但在机芯上,Polo 79腕表则没有延续初代的石英机芯,而是使用了1200P1自动上链机械机芯,以对准当下腕表市场的口味。

      还记得前文提到的伯爵超薄机芯吧?2010年,为庆祝于12P(1960推出)诞生50周年,伯爵推出了1200P超薄自动上链机芯。而1200P1机芯就是以1200P为基础,厚度依然保持在2.35毫米。具备时、分显示,上满链后具备约44小时动力储存。

      机芯装饰方面,偏心微型摆陀使用18K黄金,并以伯爵家徽装饰。同时可以看到机芯夹板上的磨光圆纹、环形日内瓦波状饰纹, 齿轮组上有太阳放射纹装饰, 螺丝烤蓝,表桥经过倒角处理。和腕表一样,整枚机芯体现出奢华感和细腻质感。

      对第一代Polo美学的传承不仅体现在Polo 79腕表上,另一组全新Polo Date腕表也从中汲取灵感。

 (PIAGET伯爵Polo Date 150周年纪念版腕表)

      眼前这两款Polo Date腕表是特别为庆祝伯爵150周年而推出。腕表延续现代Polo的设计,圆形表壳搭配枕形表盘,呈现出“形中有型”的造型。腕表采用精钢材质。其中,一款直径42毫米,一款直径36毫米。伯爵将两个尺寸同步推出,似乎有意对应一男一女,很适合作为对表。

(PIAGET伯爵Polo Date 150周年纪念版腕表 42毫米款)

(PIAGET伯爵Polo Date 150周年纪念版腕表 36毫米款)

      42毫米表款的整个表头使用了三种方式进行打磨:表圈水平拉丝、表壳侧面垂直拉丝,表壳斜面和表耳则经过抛光处理。36毫米表款的表头打磨情况大部分一致,不同之处在于表圈上镶嵌了钻石,为腕表增添了闪耀度。

      从整体布局来看,伯爵Polo Date 150周年纪念版依旧采用大三针布局、条形时标,以及6点位设有梯形日历窗口。日历窗进行了非常细致的修饰,四边以玫瑰金色镶边,分别做了切面处理,并且经过抛光和磨砂处理,突出层次感。

      从细节来看,伯爵Polo Date 150周年纪念版的变化很多。

     其中变化最明显的,当属盘面的圆模雕刻装饰。不同于传统Polo Date表盘上的纹理,伯爵Polo Date 150周年纪念版将圆模雕刻装饰的宽度拉大,其中一部分做出弧度。每一个水平横纹面上都进行了拉丝处理。从肉眼上看,横纹之间像是以拼接的方式组合而成。更加还原初代Polo的设计美学。表盘使用米色系,为腕表增添复古感。

     12点位下方的标志,除了有品牌英文Logo外,伯爵Polo Date 150周年纪念版还新增了1874字样,表明伯爵品牌的诞生年份。

      秒针末端也有变化,将往常的字母P特意换成了镂空的“150”字样,以呼应150周年。此外,两款腕表的指针都使用玫瑰色,让表盘整体看起来更加和谐。

      两款腕表的表盘也有所不同:36毫米款搭配镂空指针、钻石时标,分钟刻度以黑色圆点显示。42毫米款的指针和时标上涂有夜光涂层,分钟刻度以数字显示。

(伯爵1110P自动上链机芯)

      两枚腕表都使用了伯爵自制的自动上链机芯。42毫米款采用1110P机芯,从坚固性出色的800P自动机芯中演化而来,整枚机芯厚度只有4毫米,具备50小时动力储存。

(伯爵500P1自动上链机芯)

      36毫米款则使用500P1机芯,厚度更薄,仅仅3.6毫米。上满链后提供约40小时动力。两枚机芯展示出伯爵的超薄机芯基因,使得Polo腕表成为为数不多一直坚持控制厚度的豪华运动表。也正得益于此,Polo系列可以兼具运动和正装两种风格。

      在装饰方面,两枚机芯也坚持传统——深灰色摆陀上镌刻了标志性的伯爵家徽。蓝钢螺丝、主夹板上有日内瓦纹和圆形粒纹装饰,表桥经过倒角处理。

      伯爵Polo Date 150周年纪念版分别搭配橡胶表带,突出Polo系列本身的运动属性。值得一说的是,这是36毫米Polo腕表第一次使用橡胶表带(之前只有金属表链或皮表带)。两款腕表各限量发行300枚。

      在伯爵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制表师与珠宝工艺师之间并没有清晰区分。1959年,伯爵推出首款高级珠宝作品,将视线投向制表业之外。1966年,率先将宝石和腕表结合,推出首款搭载宝石装饰表盘的腕表。1969年,伯爵又推出极具革新意义的“21世纪系列”,将腕表嵌入黄金手镯或垂挂在黄金长项链上。

高级珠宝腕表
金工世家的先锋美学

      早在16世纪初期,世界上出现了第一批表。但由于当时的制表技术还不够成熟,富有的贵族阶层便使用大量宝石加以点缀,将表“寄托”在不同的珠宝之上(项链、手镯戒指,甚至腰链等等)当作装饰。

      这样的做法也在不经意间解决了某些问题。过去的贵族阶层有很多复杂礼节,例如若在宴会上当众看时间,会被视为不礼貌。这时,一枚项链表或者手镯表既能当作高贵的珠宝首饰,又能让人隐秘地查看时间。

      说回来伯爵,在1969年巴塞尔国际钟表珠宝展上,伯爵推出了“21世纪系列”首枚坠饰表,由黄金扭索长链搭配彩色宝石表盘组成,可以作为项链或者腰链佩戴。如今品牌150周年华诞,伯爵以1969年问世的古董作品为灵感,推出全新坠饰时计作品。

      全新坠饰表的表壳使用圆角梯形设计,与1969年原作的表壳造型相呼应。表盘由珍珠母贝或绿松石打造,同样延续了古董作品中使用彩色硬质宝石表盘的传统。

      高级珠宝腕表品牌打造的坠饰表常常有一个特点,即可以转换多种佩戴方式。例如这款镶嵌孔雀石和绿松石圆珠的坠饰表,长项链部分可作为一条独立的高级珠宝项链佩戴;表的部分可以取下来单独搭配表带,当作腕表来戴。

      此外,高品质、稀有的珍贵宝石当然也不必可少。绿松石表盘的坠饰表上的两颗宝石,其中一颗斯里兰卡黄色蓝宝石,重量达29.24克拉。另一颗为6.11克拉海蓝宝石。另一条双链设计的坠饰表,由一颗重11.68 克拉的白欧泊衔接两个链条。并在表壳下方点缀了一颗黄色蓝宝石,以及由钻石、黄金和玉髓打造的流苏。

      除了坠饰表,手镯腕表在伯爵“21世纪系列”中也非常突出。由黄金密纹表链搭配彩色宝石表盘。2024年,伯爵推出全新手镯腕表作品。表盘采用黑欧泊制成,天然黑欧泊是欧泊中名气最高同时也是最昂贵的品种。这枚黑欧泊呈现出蓝色和绿色,就像碧清的海水,非常漂亮。黄金表镯的每一节链节都以金线手工扭转而成,呈现出不规则纹理,伯爵对此有一个非常形象的描述:仿佛自表盘生长而出的珊瑚

      无论是黄金表镯,还是坠饰的长链,无疑体现出伯爵的金工造诣。我们在前文介绍Polo 79腕表时曾说过,黄金是伯爵作品的核心元素。但伯爵不仅仅是使用黄金,更是用黄金进行创造

      据说早期伯爵会从时尚行业雇佣有制作链条或丝绸经验的工人,因为制作表链(或手镯)以及穿金线的工作需要非常精细。现在,伯爵在日内瓦拥有自己的铸金工坊,品牌所使用的黄金都在那里诞生,并且有专业的金工大师团队可以娴熟运用各种技艺,例如雕刻、编织、扭索或雕花,赋予黄金丰富的造型表达。

      就以我们方才所见的新品来说,金工大师让每一根金线首先进行“自转”,之后再将两股或多股金线扭转到一次,因此你能在扭索链条上看到非常繁复的条纹。还有一种做法是将黄金截成小段,先对每个黄金小节进行扭索,之后再将它们环环相扣,,而这样的做法也大大增加了扭索的难度。

     提到金工工艺,就不能不提伯爵引以为傲的宫廷式图腾装饰(Decor Palace),这一标志性金工艺由伯爵在1961年首创,从腕表的机刻雕花中汲取灵感,金工大师则是手动地用雕刻刀在金质表面雕刻线条。由于每位工匠师的力道、角度和技法上存在细微差别,因此世界上没有一件完全相同的宫廷式图腾装饰。

     对于伯爵来说,黄金不仅仅是宝石底座的保护者,更是可以独当一面的大主角。

     当然,宝石以及宝石镶嵌,也是伯爵高级珠宝腕表中不能忽视的一环。1989年,伯爵推出首款Aura高级珠宝腕表。腕表最大的特点是采用表壳与表链一体成型结构,并通体铺镶钻石。而腕表之所以被命名为Aura,也正是因为钻石就像从表盘中心向表壳和表链上发散出来的光线,给佩戴者带来耀眼的效果。

      2024年,伯爵推出两款全新Aura高级珠宝腕表以庆祝这一系列面世35周年。腕表延续Aura的设计精髓,采用一体式结构。酒桶形表盘的边缘可以看到棱角,是为了契合盘面上的钻石或宝石。两款新作主打红色系,将红宝石、粉红色蓝宝石与钻石结合。

      其中一款在表盘上铺镶红宝石,表壳与表链上铺镶祖母绿形切割钻石。另一款在表盘上铺镶钻石,表壳和表链则是从红宝石巧妙过渡到粉红色蓝宝石和钻石,从而形成“浓郁-柔和-清澈”的渐变效果。两款腕表无论是表款本身,还是彼此之间,都形成了鲜明的色彩对比。

      作品上的每一枚宝石都通过手工切割,并以铺镶形式镶嵌在腕表之上。大家可能知道,铺镶工艺将宝石(或钻石)紧紧靠在一起,从而提高作品的闪耀度。但在传统做法中,通常会用较小的钻石环绕中央主石进行铺镶。而伯爵却反其道而行之,用较大克拉的钻石或宝石进行镶嵌,因此也就对每一颗宝石的质量要求得更严格。说一句玩笑话,从腕表上摘掉任何一颗钻或宝石,都能单独拿来制作一件珍稀的珠宝首饰。据说整表的宝石镶嵌时间超过了150个小时!

      此外,很多高级珠宝腕表大多使用石英机芯,而伯爵再一次逆向而行,从一开始就在Aura高级珠宝腕表上使用机械机芯。两款全新Aura采用伯爵自制430P机芯,手动上链,超薄设计,机芯厚度只有2毫米。具备时, 分显示功能,提供约36小时动力储存。

      每次看伯爵的新品,都会受限于篇幅,因为新品很多,想说得也很多。虽然不能面面俱到为大家介绍每一款,但希望以上所述可以让你尽可能感受到伯爵在高级制表和高级珠宝领域的实力和魅力。

     2024年,对伯爵而言固然是极其重要的一年,重磅新品虽然在预测之中,但真正眼见为实后还是不免为之感慨。伯爵有一个著名的标签是“优雅亦不羁”,何为优雅?相信你只要看过伯爵的作品就能感受得到。那么何为不羁呢?我想,是伯爵大胆无畏的创造力、是珠宝腕表两手抓且都要抓到极致的动力。伯爵的故事,已经讲述了150周年,相信它未来会有更多精彩的故事发生。

为本文评分

文章中涉及到的9款产品

80 1 29

我来写评论

我来写评论
提交评论

最新评论

peidianche1119
peidianche1119

机芯做这么薄炫技的成份多一些吧?毕竟越精细的东西越容易出故障,除非买回去收藏起来,否则日常佩戴很容易坏吧?维修成本估计也是高的离谱

2024-04-15
00 00
limengran
limengran

真是好看,惊叹

2024-04-10
11 00
下载APP
关注微信
分享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