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WC万国表“ 达文西” 腕表系列之年— — 解密达文西

2017年03月14日 16:52 来源:腕表之家 类型:官网动态 作者:吴一冰

      [腕表之家 2017日内瓦展] 2017年的日内瓦高级钟表沙龙(SIHH)依然如往日般繁华,繁华在精品时计层出不穷,创意不止,繁华在宾客往来,川流不息。万国表今年迎来达文西之年,这个一直以来不愠不火的万国旗舰系列,这次变得大不一样,那么它又有怎么样的奥秘等待被揭晓?一起来看看。

达文西腕表系列代表什么,这一系列如何得名?

IWC1969 年,沙夫豪森IWC 万国表推出达文西腕表(型号:3501、9500)。这是首枚搭载完全在瑞士生产的石英机芯“Beta 21” 的腕表。IWC 万国表积极参与了这款机芯的研发工作。六角形金质表壳、金质表链以及纤长的时标为这款腕表赋予了优雅的技术外观。这一创新代表着一个腕表系列的诞生,直到如今一直是IWC 万国表工程师的激情、创造力以及美学完美融合的代表。这一系列名称的灵感源于达文西:这位可能是文艺复兴时期最著名的科学家与艺术家完美地展现出技术与美感的融合,令他人只能望其项背。

达文西系列历史中有哪些里程碑?

IWC:达文西系列历史中的创始性事件要数达文西万年历腕表(型号:3750)在1985 年巴塞尔钟表展上的展出。IWC万国表以2499 年前无需手动调校的“永恒”日历令观众惊叹不已,而且这一装置只需通过表冠便可获得调整。随着由前首席制表师葛珞斯(Kurt Klaus)所开发的这项机制,IWC万国表全面挺进高级制表业。在达文西系列的发明历史中,IWC 万国表于1986 年便推出另一款创新表款:达文西万年历腕表(型号:3755)是全球首枚搭载防划伤与无磨损的黑色氧化锆表壳的腕表。

2007 年,IWC 万国表推出经全面改进的酒桶形达文西系列。品牌为达文西计时腕表( 型号:3764) 在沙夫豪森开发了首款自制计时机芯— —89360 型机芯。由此,所测量的小时与分钟可首次如同正常时间一样在小表盘上读取。2009 年,另一款品牌创新之作达文西万年历数字日期月份腕表(型号:3761)闪亮登场。这款腕表以大型数字显示日期和月份,与品牌的制表传统一脉相承:早在1884 年,IWC 万国表便根据所谓的波威柏系统推出具有数字小时和分钟显示的怀表。

在这一腕表家族近50 年的传统中, 全新达文西系列再一次搭建起创新精神与艺术美学之间的桥梁。达文西自动腕表36( 型号:IW458307/IW458308/IW458310/ IW458312)以其优雅的设计脱颖而出,达文西万年历计时腕表(型号:IW392101/ IW392103)与达文西陀飞轮逆跳计时腕表(型号:IW393101)则搭载全新IWC 万国表自制机芯。

是什么令由葛珞斯(KURT KLAUS)设计的万年历如此独特?

IWC:公历具有不同的月份长度,而且每四年便会有一个闰年,在表盘上借助机械机制对此予以显示是制表工艺领域最悠久、最困难的挑战之一。由于所有显示功能必须单独获得调整,因此用于怀表和腕表的首批机械日历十分复杂,不易使用。IWC 万国表首席制表师葛珞斯于20 世纪80 年代初开始着手开发全新构思的机械日历装置。他所设计的装置只包括81 个零件,而且在2499 年前无需人工调校。日期、星期、月份、月相盈亏以及年份显示彼此完美同步,并且在长时间未佩戴腕表时,所有显示可以通过调校表冠向前推进。其他创新包括四位数年份显示以及实时月相盈亏的高精度显示,只需在122 年后进行一天的调整。

月相盈亏显示的挑战在于何处?

IWC:月亮多变的造型为夜空营造了一番迷人景象。因此,制表师们在很早之前便试图在表盘上呈现月相的盈亏。其中的挑战在于,月亮围绕地球的旋转周期与地球旋转的节奏并不同步:从一个新月到下一个新月的间隔刚好为29 天12 小时44 分钟2.9 秒。一种方法为在月相指示圆盘上通过59 个轮齿展示完整的两个月相盈亏周期。之后,显示圆盘由轮系系统每天向前移动一个轮齿。这种经典的设计构造同样用于达文西月相自动腕表36(型号:IW459306/ IW459307/ IW459308)中, 月相盈亏循环借此可以四舍五入至29.5 天,并需每三年使用销钉通过“2 点钟”处的按钮进行更新。达文西万年历计时腕表( 型号:IW392101/ IW392103)的显示功能以葛珞斯的万年历为蓝本,更加精准。得益于独特的减速齿轮,仅需在577.5 年后进行一天的校正。这款腕表首次将月相盈亏显示与计时累加器整合在一个小表盘之中。全新IWC 万国表89630 型自制机芯为此提供了技术基础。

达文西腕表的设计多年来经历了哪些发展?

IWC:达文西腕表在至今过去的近五十年中不断与时俱进。在首度推出之时,其六角形的表壳造型与纯金表链便精准把握了20 世纪70 年代的潮流趋势。在1976 年于SL 系列中发布的两款六角形达文西表款至今依然是令复古腕表表迷向往不已的收藏款式。腕表设计师为于1985 年推出的万年历寻找到了一种全新的设计理念:达文西的一张描绘了皮翁比诺(Piombino)港口防御工事的草图为具有双框式表圈的圆形金质表壳提供了灵感。

在2007 年达文西系列中, 所有型号均以酒桶形表壳全新推出, 以展示这一腕表系列的历史传承。在最新系列中,腕表设计师回归20 世纪80年代的圆形塑型语言以及大型表耳设计,但其标志性特点则获得了现代诠释。由此,双框式表圈的宽度和坡度获得缩小。大型阿拉伯数字和柳叶型指针同样受到圆形达文西腕表的启发。全新设计在整体上更显轻盈,并使这一腕表系列对于女性更具吸引力。

女装腕表在IWC万国表的历史中有何意义?

IWC:专为女士设计的腕表在沙夫豪森IWC 万国表近150 年的历史中已有悠久传统。自19 世纪70 年代后期,IWC 万国表便不断推出女装腕表。镶嵌美钻的精美腕表是20 世纪20 至50 年代柏涛菲诺系列的重要代表,而且于1988 年首次推出的达文西女装计时腕表(型号:3735)同样尤为令人难忘。当时最小的机芯令计时复杂功能同样受到女士的青睐。这款优雅的腕表以不同版本陆续闪亮登场,例如1995 年的表圈镶钻黄金款式(型号:8436)。这款腕表此后成为IWC 万国表历史上最成功的女装腕表之一。在全新系列中,品牌对这一传统予以重现,并全新推出独具特色的女装表款系列。

达文西自动腕表36与达文西月相自动腕表36的表底上镌刻着什么?

IWC:在全新36 毫米表壳直径的达文西表款的表底镌刻着一个符号,这一符号很可能已经在世界各地的不同文化中沿用了超过6000 年。表底装饰由具有相同半径的重叠圆环构成,两个圆环的交点构成第三个圆环的圆心,并由此在圆环内部形成了一个形似花朵的几何图案。由19 个圆环构成的六角形造型自20 世纪70 年代起还被称为“生命之花”。其魅力不仅体现在受到全球公认的美感之中,而且不同的数学与普遍规则同样能够以此获得呈现。对于IWC 万国表来说,“生命之花”象征着创意、技术与美学的结合。达文西同样在其《大西洋古抄本》中对这一符号予以描绘。这启发IWC 万国表的腕表设计师将这一装饰图案用于精选达文西腕表之上,以展现其独具一格的风格。

IWC万国表为何为达文西陀飞轮逆跳计时腕表开发了一款全新自制机芯?

IWC:达文西陀飞轮逆跳计时腕表( 型号:IW393101) 在IWC 万国表历史上首次将陀飞轮、计时码表以及逆跳日期显示整合于腕表表盘之上。为了实现这一目标, 品牌以89360 型计时机芯为蓝本开发出全新89900 型自制机芯。89360 型计时机芯在表盘上部的小表盘中显示累计的小时和分钟数,并将小秒针置于下方的小表盘。通过将陀飞轮机制安装于最初的秒钟轮上。腕表设计师将陀飞轮集成于位于“6 点钟” 处的小秒针的位置,而计时累加器则继续保持在“12 点钟”位置。计时码表与陀飞轮的组合首次于1993 年应用在IWC 万国表的Il Destriero Scafusia 腕表(型号:IW186801)中。但由于表盘上的复杂功能过多,已没有足够空间,因此陀飞轮被置于机芯背面。

全新开发的陀飞轮掣停的工作原理如何?

IWC:对于搭载陀飞轮的IWC 万国表,表主仅可通过拉出表冠中止并设置时针和分针,而轮系系统与秒针则继续运行。在IWC 万国表89900 型自制机芯中,通过全新开发的陀飞轮掣停功能,平衡摆轮本身协同整个轮系系统,包括秒针在内,均可被掣停。当拉出表冠时,两个控制杆如同夹钳一样从外部咬合摆轮外缘,并使其彻底停顿,由此可对腕表进行精确至秒的设定。

在搭载陀飞轮的情况下如何实现68小时的动力储备?

IWC:如同任何复杂功能,陀飞轮需要能量,并会影响腕表的动力储备。为了实现在上满链后的68 小时动力储备,IWC 万国表的工程师对89900 型机芯的叉杆和擒纵轮予以优化,并同时提升了其材质属性。叉杆构成了轮系系统与平衡摆轮之间的连接,由于必须承受摩擦与撞击,因此是机芯中所受应力最大的零件之一。对于89900 型机芯,叉杆与擒纵轮如今由金刚石涂层硅材质制成。这种材料除了具有极其坚硬的表面外,还可提供优异的滑动性能。摩擦的降低可显著补偿陀飞轮的额外动力消耗,以确保腕表的高度动力储备。

最新评论

我来写评论

我来写评论
提交评论
下载APP
关注微信
分享到 更多